毛泽东江西诗作的主要内容

2018-12-28 10:05
毛泽东的15首江西诗作,每一首都有特定的时间地点和创作缘起,都有各自的具体内容,这里不可能逐字逐句进行解读。综合分析,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革命生涯的重大转变。毛泽东一生壮怀激烈,早在学生时代,毛泽东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既有“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仰天长问,又有“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浩然壮气。为了“改造中国与世界”,他从事过学生运动、工人运动、农民运动,做过统战工作和宣传工作,大革命失败使他深刻地意识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没有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秋收起义是毛泽东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毛泽东开始领兵打仗,逐步成为一个军事统帅,而在江西的烽火岁月对实现这一转变产生了重大影响。《西江月·秋收起义》之前,毛泽东诗词也写得慷慨激昂,但抒发的是“书生意气”。此后毛泽东写了很多气吞山河的军旅诗词,旌旗、鼓角、炮声、行军、枪林、鏖战、弹洞等充满火药味的战争词汇频繁出现,正所谓“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
 
第二,武装割据的道路探索。“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最后夺取全国胜利”,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秋收起义失利后,毛泽东审时度势,毅然引兵井冈,把革命的重心转向反动势力相对薄弱的广大农村地区,建立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实行“工农武装割据”。这是毛泽东的伟大创举,从此掀开了中国革命的崭新篇章。
 
毛泽东江西诗作中的八首军旅诗词,从创作的缘起,描述的对象,到表达的思想内容,都生动地记录了井冈山斗争和中央苏区时期波澜壮阔的战争风云,真切地反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红军和人民群众创造崭新历史的斗争风貌。如果再结合毛泽东在这前后的诗词创作,更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共产党人艰难探索中国革命道路的艰难历程。
 
第三,人民战争的无穷力量。“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这句话体现了毛泽东建军思想的核心要义,劳苦大众是革命军队的阶级基础,党指挥枪是人民军队建设的根本原则。“地主重重压迫,农民个个同仇”,这是中国革命不可避免的社会根源,也是革命战争必然胜利的内在动力。他始终坚信“兵民是胜利之本”。
 
“十万工农下吉安”“百万工农齐踊跃”“唤起工农千百万”,毛泽东始终致力于动员千千万万的工农群众,构筑牢不可破的铜墙铁壁。“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风卷红旗过大关”“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天兵怒气冲霄汉”“枯木朽株齐努力”“横扫千军如卷席”,这些诗句生动形象地表现了根据地军民同仇敌忾,武装割据风起云涌,人民战争所向披靡的凛然气势,也表达了毛泽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坚定信念。
 
第四,克敌制胜的韬略智慧。中国革命的总体态势是敌强我弱,“毛主席用兵真如神”,长征组歌中的这一诗句,生动反映了毛泽东在战争指挥中挥洒自如、出神入化的高超艺术。毛泽东没有上过军校,34岁被迫上山打仗,纯属半路出家。他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边学边干,边干边学,成为高屋建瓴、多谋善断、出奇制胜的战略巨匠、兵法大师。
《西江月·井冈山》《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渔家傲·反第二次大“围剿”》再现了黄洋界保卫战和前两次反“围剿”的战斗画面,堪称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特别是两次反“围剿”,毛泽东灵活运用游击战术,诱敌深入,“打圈子”将敌人“肥的拖瘦,瘦的拖死”,抓住敌人弱点,巧妙利用“雾满龙冈千嶂暗”“白云山头云欲立,白云山下呼声急”的天时地利,把敌人打得人仰马翻。
 
第五,坎坷逆境的人格超越。武装割据的道路探索和坚持“城市中心论”的“左”倾路线存在严重分歧。毛泽东不断遭到排挤打压,他一生中经历的“三落三起”,集中在井冈山和中央苏区时期。《菩萨蛮·大柏地》和《清平乐·会昌》是毛泽东逆境人生的感怀之作。正如他对《清平乐·会昌》的自注所说:“一九三四年,形势危急,准备长征,心情又是郁闷的。这一首《清平乐》,如前面那首《菩萨蛮》一样,表露了同一的心境。”
 
毛泽东重返大柏地时,军权旁落,难免惆怅。他登会昌山时,“风景这边独好”的南线局面无法根本扭转第五次反“围剿”的败局,心情抑郁愤懑。但他把苦闷埋藏心底,将其升华为对根据地前途和红军命运的深深忧患,而且表现得极为含蓄深沉。“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踏遍青山人未老”“战士指看南粤,更加郁郁葱葱”,洋溢着乐观豁达的积极心态。
 
第六,心系苍生的为民情怀。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七律二首·送瘟神》反映新旧社会两重天的鲜明对比,写得情真意切,是直接关注民生问题的作品。毛泽东是诗人政治家、政治家诗人,总是忧患着人民的忧患,欢乐着人民的欢乐,把人民的疾苦放在心上,把人民的喜怒哀乐倾注笔端。为人民抒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是毛泽东诗词感人肺腑、经久不衰的根本原因。
 
第一首诗描写旧中国瘟神猖獗,人民遭殃的悲惨景象。“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表达了对劳动人民命运的深切关怀和对旧社会的强烈不满。第二首诗描写新社会人民改天换地的壮举和瘟神被逐的可喜场面。“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热情歌颂伟大时代和英雄人民。两首诗浑然一体,既有理想又有现实,既有科学又有神话,以深沉博大的爱民思想和超凡脱俗的艺术魅力,给人以战胜瘟神、战胜邪恶的无穷力量。
 
第七,应对挑战的从容气度。毛泽东是湖南人,具有“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不怕死、了得难”的鲜明个性。他说过:“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桀傲不驯的“虎气”是他性格的主旋律。毛泽东的一生波澜壮阔,从来不怕压,不信邪,敢于直面任何挑战,始终刚毅稳健,临危不惧,“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面对“敌军围困万千重”“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的严峻局势,毛泽东“我自岿然不动”,气定神闲。面对“赣江风雪迷漫处”的重重困难,他“雪里行军情更迫”,乐观豪迈。新中国成立后,面对国际国内的复杂局面,他“冷眼向洋看世界,热风吹雨洒江天”“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始终表现出一个伟大政治家的从容气度。
第八,赣鄱大地的壮美景观。江西是一个好地方,“庐山天下悠、三清天下秀、龙虎天下绝”,充满诗情画意。《论语》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毛泽东“踏遍青山人未老”,具有强烈而深沉的山水情怀。“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赣水那边红一角”“万木霜天红烂漫”,江西不仅为毛泽东开展武装割据提供了阵地,“风景这边独好”也激发了他的浪漫情怀和创作灵感。
 
“江山如画。”江西既有“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的厚重,又有“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的巨变;既有 “赣水苍茫”“关山阵阵苍”的浩渺,又有“一山飞峙大江边,跃上葱茏四百旋”的巍峨;既有“参天万木,千百里”的绵延不绝,又有“春风杨柳万千条”“江草江花处处鲜”的分外妖娆;既有“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的佳境,又有“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的胜景。
 
第九,深厚绵长的井冈情结。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原本名不见经传,毛泽东建立井冈山根据地之后,才变得赫赫有名。井冈山斗争时期仅两年零四个月,可他对井冈山却情有独钟。井冈山是毛泽东探索革命道路的起点,是他锤炼军事才能的熔炉,是他成为马背诗人的开端。他对井冈山一直念念不忘,愈到晚年愈是魂牵梦绕,所以才会有“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的壮美诗篇。
 
毛泽东为井冈山倾情创作了《西江月·井冈山》《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念奴娇·井冈山》,都以“井冈山”为题,都提到了“黄洋界”。“黄洋界上炮声隆”“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黄洋界上,车子飞如跃。”毛泽东专门为一个地方连续写下三首诗词,这种情况绝无仅有,足见井冈山在他心目中的分量之重、感悟之深、情结之浓。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