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生涯中难忘的导师

2018-11-08 10:51
一 

  我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同志是在1927年5月。当时中国革命处于紧急的关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对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进行了空前野蛮的大屠杀。接着又以“清党”为名,在广州等地实行白色恐怖,使无数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倒在血泊之中。毛泽东同志正在武汉参加领导全国的革命活动,向反动势力进行着针锋相对的斗争。党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第四次全国劳动大会又准备在武汉举行。在这种形势下,赤色职工国际太平洋沿岸劳动会议在汉口召开了。这是国际工人阶级对处于危难中的中国革命的大力支持。5月31日,全国农民协会和湖北省农民协会在汉口普海春饭店举行宴会,欢迎出席赤色职工国际太平洋沿岸劳动会议的代表。参加这次欢迎会的共有一百多人,除全国农协和湖北省农协的负责人外,还有武汉三镇的农民代表。我当时以湖北省农协常委的身份,代表省农协参加了这次欢迎会。在这次欢迎会上,我第一次见到了敬仰已久的毛泽东同志。 

  宴会开始前,毛泽东同志代表全国农协致欢迎词。他穿着一件灰色长衫,身材高大,举止稳健,气度不凡。他那浓重的湖南口音和有力的手势,使他的讲词更加洋溢着革命的热情和雄辩的力量。他阐述了中国革命的特点,指出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世界革命要靠各国人民的团结斗争。他说:国际帝国主义者为反对中国革命,支持中国反动派镇压中国革命的群众运动,太平洋沿岸的工人阶级首举义旗,反抗这一残酷的屠杀。中国农民自当更加团结,追随其后,作殊死战。中国农民运动,是革命进程中的主要的力量,尤其需要与全世界工人阶级携手前进,深赖于工人运动的影响与指导,这证明工人阶级天然是农民的领导者。今天,中国农民能得到国际无产阶级之指导,其有益于革命前途,实无可限量。他对中国革命特点的阐述和中国革命与世界革命关系的精辟论点,激励着到会代表,也使我难忘。毛泽东同志致词后,代表团团长、赤色职工国际委员长罗佐夫斯基和其他国家代表在会上发表了讲话。我代表湖北省农协致了诚挚的欢迎词。夏口县第一区农民代表也发了言。大家都谈到,中国革命运动离开农民即失去革命基础,中国农民是反对帝国主义的主力军,太平洋沿岸工人阶级是反对帝国主义的先锋队,所以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共同奋斗。最后,代表团团长罗佐夫斯基向毛泽东同志赠送了一枚纪念章,并亲手佩戴在他胸前。 

  毛泽东同志在欢迎会上的讲话,精辟地说明了工人阶级是中国革命的领导者以及中国革命的主要力量是农民等中国革命的根本性问题,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光辉思想。这次讲话之前不久,毛泽东同志亲自到湖南调查研究,写出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提出了建立农村革命政权和农民武装的思想,在党的五次代表大会上,又进一步提出实行土地革命,解决土地问题。这些思想是当时还没有为全党所认识的。 


  二 

  不久,中国革命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由于陈独秀投降主义路线的错误,对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一再退让,致使轰轰烈烈的大革命遭受失败,中国革命走向低潮。“七·一五”事变后,白色恐怖笼罩武汉,国民党要改组省农协。我根据党的决定,发表了反对国民党改组省农协的声明,并经组织派遣到中共京汉铁路南段特委工作,准备发动秋收起义。1930年,中央又派我到鄂豫皖苏区特委工作,在创建和坚持鄂豫皖革命根据地斗争中,我们学习并坚持走井冈山道路,实行工农武装割据,创立革命根据地。在那时我们听到了中央根据地反“围剿”斗争的胜利消息,知道了毛泽东同志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受到极大的鼓舞。 

  我和毛泽东同志第二次见面,已是八年后的1935年11月初的事了。我从鄂豫皖随红二十五军长征到达陕北。红二十五军与陕北红二十六、二十七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接连取得了崂山、榆林桥战役的胜利。10月底的一天,我们接到通知,说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要来军团部。当时军团部住在陕西省甘泉县道佐铺。军团长徐海东到前线部队去了,准备攻打张村驿等几个土顽据点。我和程子华在军团部,听到毛主席要来的消息十分高兴。因为在鄂豫皖和陕南几年的艰苦斗争中,我们与党中央的联系十分困难,经常为不能得到中央的指导而焦急,现在就要与党中央会合了,我们怎么能不高兴呢?!我们在陕南时,就得知党中央和中央红军要北上,为迎接党中央、配合中央红军的行动,红二十五军主力西征北上先期到达陕北。我们打崂山战役后,听到党中央和中央红军长征到达了陕北吴起镇。10月底,党中央还派人送来了《陕甘支队告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全体指战员书》,带来了党中央的热情慰问和鼓励。从那时起,我们就盼望能早日见到中央领导同志。这个愿望就要实现了。子华同志立即派人去通知海东军团长。海东同志很快骑马赶回军团部,第一句话就问,毛主席来了没有。这位窑工出身的红军将领,还没有见过毛泽东同志,因此十分着急。他刚洗去脸上的汗水,毛主席、彭德怀司令员和贾拓夫、李一氓等同志就到了。毛主席笑着和我们一一握手,并向彭德怀同志介绍我说,这个大个子就是郭述申,他在湖北搞农民运动时我就认识他的,并拉着海东的手询问了好半天。我们向毛泽东、彭德怀等同志汇报了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后的作战情况。毛主席对我们的行动给以充分肯定和鼓励,并问我们下一步怎么打法。海东同志作了汇报。毛主席表示同意军团的作战部署。此后不久,我们就和中央红军会师了。自此,红十五军团编入红一方面军,我们就经常在毛主席亲自领导下作战和工作,先后参加直罗镇、东征、西征等战役。 

  1935年11月初,中央召开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胜利会师的庆祝大会。毛主席在大会上向广大指战员讲了话,他深刻地阐明了红军长征的伟大意义。他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历史上曾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没有,从来没有的。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以我们的胜利,敌人的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在这次庆祝会师大会上,萧华同志和我也分别代表两个军团的指战员讲了话。接着,我们就准备迎接直罗镇战役。 

  直罗镇战役前夕,毛主席、周副主席和彭德怀同志在鄜县(今富县)张村驿附近召集干部会议,研究作战计划。毛主席说:为了粉碎敌人对陕甘的第三次“围剿”,现在要消灭直罗镇方面的敌人。在直罗镇战役前必须先拿下张村驿一带的反动据点,创造战场,打开我军向西出击的通道。毛主席还风趣地引用王勃《滕王阁序》中的话说:“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我们军队打到哪里,根据地就发展到哪里。现在到了陕北,根据地就建立在陕北。会后,毛主席把海东同志和我留下谈话,向我们了解红十五军团的情况。最后他说:作战方针已定,可准备粮草。“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们粮食筹备得怎么样?怎么运送?我们都一一作了回答。听过毛主席在会上的讲话,我们感到这次战役已经胜利在握了。果然,我军很快取得了直罗镇战役大捷,彻底粉碎了敌人对陕甘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为党中央把中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1936年2月毛主席亲自指挥由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组成的中国工农红军抗日先锋军东渡黄河,进行东征,准备对日作战。红军东征战役取得很大胜利,蒋介石调集十个师的兵力进入山西,拦阻红军北上抗日的去路。为了避免与优势敌人决战,保存抗日力量,根据党中央提出的“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中央军委决定东征红军回师陕北。我们红十五军团掩护全军西渡黄河后,也回到了黄河西岸,住在离河边不远的一个村子里。一天接到通知,要我参加会议。来到会场,看见毛主席、周恩来、彭德怀、张闻天等中央领导同志都在这里。一间不大的平房里挤满了人,有些还坐在炕上。我去时会已经开始,毛主席正站在窗前讲话。我进门后就坐在恩来同志身旁。会上,毛主席总结了红军东渡黄河战役的伟大胜利,最后说,这次东征战役我们撒了两网,网撒到了太原以南,一网撒到了临汾以南,收获是很大的。但是,可否设想把网撒到京汉铁路上去,胡宗南的部队就可能被吸引到京汉路上去。我们则有太行山脉作依托,那样战争的局面就会大不相同了。毛主席这短短的几句话,是对东征战役经验教训的高度概括,生动形象地表达了他的战略思想。东征战役后,我参加红军大学的学习。这是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办的第一所大学,我是红大的第一期学员。当时红大分为一、二、三科,我在第一科学习。第一科的学员多是红军的高级干部。其中有罗荣桓、林彪、陈光、罗瑞卿、彭雪枫、刘亚楼、苏振华、张达志、武廷(朝鲜同志)等等,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将领。在开学典礼上,毛主席讲的话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为了消灭战争,就必须坚决地进行革命战争;为了消灭红军,就必须发展壮大红军;为了消灭共产党,就必须发展共产党。我当时听到这样讲法,还不能立刻领会其深刻意义。后来经过学习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经典著作并经过仔细思考,我才领会到这几句话的含意是非常深刻的,充满了辩证法。1937年8月毛泽东同志在写《矛盾论》时,又阐明了这辩证思想,他说:“巩固无产阶级的专政或人民的专政,正是准备着取消这种专政,走到消灭任何国家制度的更高阶段去的条件。建立和发展共产党,正是准备消灭共产党和一切政党制度的条件。建立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进行革命战争,正是准备着永远消灭战争的条件。这许多相反的东西,同时却是相成的东西。” 

  在这期学习中,毛主席亲自为我们一科讲授“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其他几门课,如哲学、联共党史、政治经济学,分别由张闻天、秦邦宪、凯丰等同志讲授。毛主席在讲课中既不用资产阶级军事战略学的教科书,也不用苏联的军事课本,而是以马克思主义观点,结合中国革命战争的实际,研究它的规律性,自己编写教材。他从一般战争规律讲到革命战争规律,从革命战争规律讲到中国革命战争规律,深入浅出,生动具体,多是我们这些学员亲身体验过的,大家十分爱听。在讨论中,他再把我们的意见集中起来,结合历次反“围剿”战争的战例加以概括、充实。他就这样边讲边听取学员意见,边修改自己的讲稿,最后形成了后来发表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这篇光辉的著作。这是他吸收了全党同志的智慧,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代表作之一。我在这次学习中,亲自感受和理解到毛泽东思想是全党智慧的结晶。 


  三 

  红大学习后,我参加了红三十一军援助西路军的准备工作,后在湖北省委工作一年,以后又参加了新四军五支队的抗日武装斗争。这正是由国内革命战争转变为抗日战争的历史时期。当时在实际工作中面临一系列新的复杂问题。最主要的是在抗日战争中,如何坚持全面抗战以及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如何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和又团结又斗争的策略。 

  毛主席在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上所作的报告和结论,对这些问题作出了深刻而明确的回答。我列席了六中全会,聆听了毛主席的教诲,受到深刻的教育。会后我即出发到前线,传达和贯彻六中全会的精神。以后少奇同志又到皖东进一步对六中全会精神作了深入阐述。在毛主席关于在统一战线中坚持独立自主的方针的指导下,新四军五支队在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各个抗日根据地都是在党中央毛主席这一正确的方针指导下发展起来的。没有坚决实行这一方针的地区和部队,就遭到失败和挫折。1941年1月发生的皖南事变就是一个严重的教训。 

  1941年3月,我和戴季英同志从淮南半塔集(中共中央中原局所在地)出发,经过长途跋涉到达延安,准备出席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当时各地出席七大的代表正在陆续到达延安。我们到达后去看望毛主席。他和我们互相问候之后,就向我们说:皖南事变你们都知道了吗?项英同志就是相信国民党,相信顾祝同,不听中央的话,不相信党中央,把椅子搬到顾祝同脚下坐着,顾祝同脸色一变,一脚把他踢翻了。他还说,你们来开七大,七大要等些时开,你们要先好好学习,学习党的历史等。 

  在延安时,我有较多的机会和毛主席接触,经常听他的报告,他虽是全党的最高领导人,却平易近人。他作报告或与我们谈话,常常是谈笑风生,引经据典,以古喻今。他那渊博的知识,总能吸引、征服听众。记得有一个星期天我去杨家岭毛主席住处参加谈心活动,这是在他家经常进行的活动,内容不限,谈工作、谈哲学,有时也了解一些同志的个人经历。那次参加谈心的有周恩来、陈云、彭真、任弼时等同志。大家谈兴很浓,直至吃饭时间,毛主席说:到吃饭的时候罗!这是用我的稿费请你们吃饭的。1945 年元旦,我和中央党校的同志一起到毛主席家拜年。他正在院子内抱着小女儿玩,见我们来后就谈起来。他说,我们干了二十多年革命,没有学会积蓄力量,同敌人斗争要有长远准备,过去只顾眼前,扩兵筹款,不久根据地也搞空了。河南的同志做得对,他们把扩大的军队留在地方,这就不愁吃,不愁穿。他们已扩大了一万多地方部队。今年各根据地生产做得好,部队每人每日五钱盐、五钱油、一斤菜,比前几年好多了。不管敌人是早到还是晚到,我们都要作好准备。有备无患,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他还讲了我们都很关心的王震带领三五九旅南下的消息。他说他们在五十天内穿过了两省,顺利地从洛阳以西趁结冰时渡过了黄河。我们1944年秋天,在欢送王震同志南下的大会上,还听毛主席说到要发扬松树精神和柳树精神,南下支队就是以松树的坚定性和柳树的灵活性到敌后去战斗的。 


  四 

  从1941年到1945年的五年中,我有机会在毛主席亲自领导下参加了延安中央党校的整风运动,后来又参加了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我们来延安参加七大的代表都进入了中央党校各部学习。这场整风运动是一次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教育运动,为七大的胜利召开和夺取全国胜利作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毛主席当时兼任中央党校校长,先后作了《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等报告。这些报告成为整风学习的主要内容。他要求大家认真领会文件的精神实质,结合中国革命的实际、党的实际、个人的实际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坚决反对学风中的主观主义、党风中的宗派主义、文风中的党八股三个大敌,弄清思想,团结同志。我结合文件学习,针对我自己的工作和思想,写出了一些心得笔记,其中一篇“读季米特洛夫论干部四条标准的反省”一文,毛主席阅后,在1942年8月25日亲笔批文给予肯定和鼓励,并对文章中的错字和标点符号都作了改正。毛主席对干部的教育和关怀认真细致,使我深受教育。在党校一部学习一段后,我被调到党校三部工作。毛主席在延安整风过程中,经常召开整风学习小组汇报会,研究整风中的问题。关于整风审干的九条方针,就是在这些会议上逐条讨论总结形成的。由于正确执行这一方针,使整风审干工作得以排除干扰,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与此同时,在全边区和各解放区开展了大生产运动,上自毛主席和党中央的领导同志,下到各机关团体、学校都参加了生产,我们党校三部结合生产劳动进行思想教育,收到显著的效果。1942 年在延安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上,毛主席明确提出了文艺为人民大众服务、为政治服务的方针,为文艺工作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在座谈会的指引下,延安开展了一系列为群众所喜爱的文化艺术活动,如京剧改革、广场秧歌剧的创作和演出等,党校三部很多同志参加了这些活动。 

  党中央为了贯彻整风精神,在召开七大以前在延安分地区召开“山头会”,总结经验教训。我们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的一些老同志,也分别座谈了历史经验教训,提高了路线觉悟并克服了在分散的农村游击战争环境中产生的“山头主义”思想。通过这次整风运动,极大地提高了党员干部的政治思想水平和路线觉悟,统一了全党的思想。在这个基础上召开了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 

  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党的历史上有重大的意义,在党的建设方面也是一次飞跃。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三大作风,在大会上得到生动体现。毛主席的开幕词及《论联合政府》的报告,总结了八年抗战中的经验教训,回答了一系列重大问题。明确提出了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党的领导下,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国人民,建设新中国的历史任务。在选举党中央委员会过程中,毛主席曾两次讲话,反复阐述了要弄清思想,团结同志、对犯错误的同志一看二帮的方针。在闭幕词中毛主席要求全党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下定决心,全心全意依靠群众去夺取全国抗日战争的胜利。我参加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受到的教育和鼓励,终生难忘。 

  1945年8月,中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抗战胜利后,党中央决定我到东北去工作。我向毛主席辞行时,他说,党的七大开过了,要按七大的方针办事,到前线去代我向同志们问好。 

  我到东北后,立即就投入到紧张的战斗和工作中去。直到1950年初,毛主席访问苏联回国路过沈阳时,我又见到了毛主席。东北局在毛主席下榻的宾馆欢迎他,会见时,毛主席讲了去苏联和沿路参观苏联的工厂和农村的情况。他说中苏签订了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对这一条约,有人高兴,有人会不高兴,不管别人有什么议论,这是我们两国之间的事。毛主席还提出,东北是我国工业基地,东北的任务是出干部、出机器。同毛主席一起由苏联来的越南党和国家领导人胡志明同志也参加了会见。 

  以后,我在东北工作十几年,按照党中央和毛主席建设社会主义的战略部署,为出干部、出机器而工作。 

  毛主席现在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延安时期所形成的革命传统精神,人们称为延安精神。毛主席在延安工作十余年,是毛泽东思想发展、成熟的最灿烂时期。他倡导的实事求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指引全党全国人民,打败了凶恶的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进攻,在新中国建立的初期,又战胜了帝国主义对我国的干涉和封锁。毛泽东思想是党和人民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在新的历史时期,仍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我有幸在延安工作、学习近八年,多次聆听毛泽东同志的教诲,汲取了巨大的力量。今天,重温他的文章和回忆延安精神,更感毛泽东思想是我们战胜当前困难、建设我们伟大祖国的锐利武器,我们应该用这一武器武装全党、全国人民,去夺取新的胜利。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