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访“毛泽东小道”

2018-12-24 09:55
     这条小道见证了少年毛泽东的抗争、求学和成长历程,因此成就了特殊的历史价值。
  这条小道奠定了中华民族挺直胸膛、抵抗侵略、反抗压迫的基础,被人们永远铭记。
  站在毛泽东故居韶山冲东茅塘,面对赫赫有名的滴水洞,左边是蜿蜒起伏的龙头山,右边是威武的虎歇坪。在这龙盘虎踞之间,爬着一条山间小道,穿过滴水洞,经过滑油潭,翻过云盘山,直达棠佳阁(当年的唐家坨)。
  从自然的角度看,这是一条极其普通的湖南农村山间小道。它山环水绕,蜿蜒曲折,草深林密,禽兽出没;从人文的角度看,这又是一条极不普通的山间小道。它亲眼目睹了一代伟人的孩提时代,毛泽东第一次走出韶山,正是通过这条小道走向长沙,走向北京。
  “石三伢子”,寓意他的生命坚如磐石,百年不倒
  韶山,位于湖南湘乡、宁乡、湘潭的交界处,距湘潭大约40公里,距长沙大约100公里。这里群山环抱,峰峦耸峙,松柏葱茏,青烟袅袅。今天风景依然秀美,游人如织。
  相传5000年前,舜帝南巡至此,见山川秀美,来了雅兴奏起“韶乐”,引凤来仪,“韶山”因此得名。尽管外面的世界忽而火山爆发,忽而王冠落地,这里一代代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其中有户毛姓人家,后来出了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毛泽东。
  在韶山西麓,距离韶山冲20多华里的地方,还有一个秀丽的山冲,青山绿水,古树参天。这里坐落着湘乡县大坪乡的唐家坨(今名棠佳阁)。1867年,毛泽东的母亲出生在唐家坨的文家,因排行第七故称文七妹(后来,毛泽东向斯诺介绍他的母亲,不知是出于对母亲的尊重,还是翻译原因,将文七妹写成了文其美)。因文家的祖坟即毛泽东的外曾祖父之墓在韶山,每年清明时节,文家人都要前去祭扫,需要有个落脚之处,便将13岁的文七妹许配给韶山冲东茅塘(后迁上屋场)毛冀臣家的10岁独生子毛顺生,并于5年后正式过门。
  在毛泽东出生之前,文七妹还有过两次生育,但都在襁褓中遗憾地夭折。1893年12月26日,文七妹生下毛泽东,对他格外小心,精心护理,还请来了八字先生为毛泽东卜卦算命,且算出他“命运好,八字大”,将来定成大器;但八字先生却有附加条件,一定要他拜“干爹干娘”。于是文七妹便让毛泽东拜了前来串亲的七舅父母为干爹干娘。但是,上一辈定的事,上上辈不放心,毛泽东的外婆贺氏还想为毛泽东再拜一个“干娘”。按湘乡当地的风俗,常用“畜名”给孩子取小名,诸如“狗伢子、猪伢子、牛伢子”之类,认为名字越贱孩子越容易养育。贺氏不喜欢这些“贱名”,要为外孙取一个好听的小名。
  唐家坨的旁边就是韶峰北坡。北坡下有个龙潭坨,坨内有一股清泉,清甘爽口,四季不枯。龙潭坨口有一块巨大的石头,高二丈有余,周长六丈不止。相传古时,这里曾有一条孽龙,经常兴风作浪,毁坏农田庄稼。为此,人们不得不每年杀猪宰羊祭祀孽龙。后来,有人在巨石上修了一座庙宇,取名“雨坛庙”,压制孽龙。从此,这一带风调雨顺,太平无事,人们便把这块巨石当作天神朝拜,并称之为“石观音”,贺氏决定让毛泽东拜石头作“干娘”,给毛泽东取名“石山”(后称“石三伢子”),寓意他的生命坚如磐石,百年不倒。
  毛泽东两岁多的时候,文七妹又怀上了毛泽东的大弟毛泽民,加上家务繁忙,考虑到文家嫂妹众多可以帮助照料,而且毛泽东的八舅父文正莹在唐家坨办有私塾,文七妹便决定把毛泽东送到娘家寄养。于是,3岁的毛泽东第一次在母亲的带领下,走出韶山冲,踏上那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小道,翻过西面的云盘大山,来到外婆家唐家坨。
  这一年应当是公元1896年。
  毛泽东儿时走过的路,笔者差不多都走过了,还就这条“小道”。对于这条小道和上述这段历史(或民间传说),笔者在过去几次赴韶山参观时都有耳闻,并曾几次下决心,意欲翻越这条山间小道,体验一下伟人当年的经历;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实现,成了一桩抹不去的憾事。
  只因“初生牛犊不怕虎”,才有“虎踞龙盘今胜昔”
  2006年正月初二。春节放假的日子,我怀着一种崇敬、一种期盼已久的心情,在当地友人的引领下,顶着蒙蒙细雨,迎着料峭寒风,终于迈向了这条泥泞起伏的盘山小道,实现了多年夙愿。
  走在这条蜿蜒曲折的“小道”上,我的脑海一直在思索:3岁的“石三伢子”长的什么样子?是一个文静乖巧的小孩,还是一个调皮捣蛋的顽童?凭直觉,我猜想这个“石三伢子”一定是既聪明伶俐又调皮捣蛋。
  走在这条山环水绕的“小道”上,我的心里一直在琢磨,第一次走出韶山冲的毛泽东,对韶山冲外的一切是充满了好奇,还是不感兴趣?是东张西望,还是默默无语?凭直觉,我断定当年的毛泽东一定是东张西望,充满了好奇。
  走在这条崎岖难行的“小道”上,我的眼睛一直在搜索,这个后来成为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的小男孩,当时是是怯生生地躲在妈妈的怀里,还是高兴大胆往前走?凭直觉,我判断这个小男孩一定是急着要去外婆家,一定是高兴大胆往前走……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