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题词及《广州好》

2019-02-01 14:28
开国大典前夕,朱光由长春调往广州,暂停北京。他先到中南海,拜别朱德总司令。但一入室,便见到毛主席在座,不觉一怔。尚未待主人说话,毛泽东即兴故作矫情之态,大发幽默之语:“你,你是哪一个?”毛主席纪念堂开放时间
 
“我——朱光是也。”
 
“好,好你个朱光……你认识我吗?”
 
“哪个不认识你——中外皆知的伟大人物……”
 
“那么你为何看总司令而不看我?”
 
“因为我与总司令同宗同姓,宗派山头!”
 
“你既然把我划外,难道你不怕我见外,把你忘记了吗?”
 
“你忘不了我朱光!”
 
“为何忘不了?”
 
“因为我——朱光还没给你演《奥赛罗》呢。”
 
毛泽东听罢开怀大笑。朱光自知“理亏”,应毛泽东之邀,来到府上。
 
在毛泽东书房,当看到那满目琳琅的书架时,朱光心里不免一阵发痒。毛泽东猜透了朱光的心思,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道:“你个朱光,还想夺几本书吗?”“岂敢,岂敢。”朱光连声说道。二人侃侃而谈。一时高兴,毛泽东挥毫为朱光草书一副《长征》诗“附赠征人”。朱光乘兴抒情,书诗一首:四载风云塞北行,艰苦跋涉愧无成。如今身是南归客,回首山川觉有情。
 
毛泽东怀着殷切的希望,为朱光写下赠言:“到南方去同原在南方工作的同志团结在一起,将南方工作做好,这是我的希望。朱光同志!毛泽东。”
 
说起演出《奥赛罗》一事,还得回到抗战时期的延安。
 
当年,一位青年作家,从日军轰炸后的废墟拾得莎士比亚的《哈姆莱特》、《奥赛罗》、《李尔王》、《仲夏夜之梦》四册名著和《石索》、《三希堂残帖》各两卷,如获至宝。到了延安经朱光引见,这位作家见到了毛泽东。
青年作家为之深受感动,将挎包内未曾释手的名著、名帖一股脑儿掏了出来,送给毛泽东。毛泽东喜出望外,而朱光因与毛泽东有同好,向毛泽东提出了“见面分一半”的要求。毛泽东听了,脸上作愤激状,口中连连斥曰:“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接着,年轻的以“南国社元老”为名强索,年长的则以“马克思信徒”自居,声称“拥有莎士比亚的所有权”。朱光与毛泽东,就这样面红耳赤地你争我论,各不相让,把在一旁的青年作家看了个目瞪口呆:原来,伟人也罢,领袖也好,同样是一个热爱文学名著热爱书法的性情中人!
 
最终,争论的结果是来个平分秋色:朱光索取了《奥赛罗》和《李尔王》以及《石索》碑帖。
 
毛泽东说:“但我要问你,你虽是南国社元老,而今你还能演莎士比亚的话剧吗?”
 
“你听我背诵独白……”朱光脱口而出的朗诵,句句字字抑扬顿挫,以及表演的神态,完全恰到好处,而唯一不足之处是夹杂着浓厚的粤音。
 
“你的口音不够国语化!……”
 
“我的表演,超群出众……”
 
“如此说来,你演出《奥赛罗》,我必到场欣赏,领教……”
 
“岂敢,岂敢!”
 
1937年在延安,由朱光领导的中国文艺协会戏剧组首次亮相,演出话剧《炭矿夫》。廖承志演老矿工,朱光饰老矿工之子;后来还演出了朱光为纪念“一·二八”淞沪抗战六周年而编的话剧《血祭上海》,连演10天,规模空前,轰动边区。毛泽东观后大加赞赏:“这个班子不要散了。”并当场敲定要以最大的力量成立艺术学院。1938年4月,由共产党人自己创办的综合性艺术学院——鲁迅艺术学院挂牌成立,学院发起人之一的朱光任学院秘书长,并和廖承志一起被誉为红军剧社杰出演员。
 
美国女作家威尔斯在《续西行漫记》中写道:“红军中有两个才子,一个是廖承志,另一个就是朱光。”那时风流倜傥、能诗能画能演剧的朱光,被誉为苏区红军中的才子之一。毛泽东曾称他为“江南才子”。广州起义革命志士们脖颈上系着的那条红领带,便是时任共青团广州市委领导人之一的朱光设计的。
 
从1949年10月至1960年10月,朱光主政广州11年,他没辜负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对他的期望,为广州人民做了大量的工作,给广州人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他深入工厂、农村、机关、学校、大街小巷,直至老百姓家中,为广州人民办了大量实实在在的事情。改造了广州造纸厂、广州重型机器厂,扩建了西村水泥厂、广州造船厂、珠江造纸厂、人民造纸厂、广州自行车厂,重建了南方大夏百货商店,组建了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新建了广州医学院、广州行政干部学院等。
 
朱光率先提出“绿化广州,美化羊城”的城市建设思想,并进行了围绕这一思想的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实践。先后挖了麓湖、流花湖、荔湾湖、东山湖、越秀湖等人工湖,新建了广州起义烈士陵园、三元里抗英烈士纪念碑、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公园,把木屋区改建为岭南文物宫(广州文化公园),并建成越秀山体育场。重建了广州博物馆,整治沙面,保护文物。朱光十分重视城市卫生工作,反复组织爱国卫生运动,并参加卫生劳动。当时广州市区已没有蚊子、苍蝇,金花街是全国的卫生模范街。
 
朱光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他那脍炙人口的《广州好》50首词,给广州人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自序中说:“在这十年中,我和广州市同胞朝夕相处,甘苦共尝,在实际工作中,得到同志们严格监督,幸免陨越。因此,广州市的一草一木,一事一物,都使我无限热爱。”他的音容笑貌、甘棠遗爱、廉洁修为、亲民作风、诗词书法,让羊城人备感亲切,好市长永远得到人民的怀念敬仰。
 
广州解放65年,历任市长共计14位。“朱光市长”——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广州市民每每说起朱光,仍习惯这样称呼他。这称谓包含着一种念想,这称谓延绵悠长。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