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达与毛泽东交往的故事(三)

2018-12-21 11:00
       1956年7月,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第一次到武汉。时任湖北省委副秘书长、省委书记处办公室主任的梅白,受省委的派遣,到毛泽东身边帮忙工作。
 
  这时,毛泽东已经知道李达正在武汉大学校长任上。
 
  梅白一到,毛泽东就特别嘱咐:“小梅,你到我身边工作,我很高兴。但不要什么都研究研究,审查审查。我知道,我是要遵守中央和省委为我制定的那些‘纪律’的。但我可有一句话说在前头,以后我来武汉时,有一个人,白天除了我上厕所外,随时可以来见。”
 
  梅白知道毛泽东在说谁,但他还是试探着问:“主席,你说的这个人是不是武汉大学校长李达同志?”
 
  毛泽东点了点头:“对!他是‘一大’代表,党的‘一大’的筹备者和组织者,‘一大’中央委员、我党第一任宣传主任。我没叫他李达同志,是叫鹤鸣兄,他叫我润之。这是我们两个湖南人,两个‘一大’代表之间的互相称呼。”
 
  第二天,毛泽东要梅白去请李达到东湖宾馆见面。
 
  “毛主……毛主……”也许是不习惯的缘故,李达见了毛泽东后,一连说了几次“毛主”,可就是那个“席”字跟不上来。
 
  毛泽东见李达那副窘态,忙握住老朋友的手说:“鹤鸣兄,不要自己难为自己了。你主、主、主什么,你曾当过我们党的第一任宣传主任,那时我叫你主任没有?没有啊!我们还是过去那样,你叫我润之,我叫你鹤鸣兄。”
  宾主坐定后,毛泽东与李达谈起了他们大革命失败后,在武汉分手时说的那些话。李达惭愧地说:“润之,我很遗憾,没有和你们一同上井冈山,没有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
 
  毛泽东不同意李达的话:“你看,你看,鹤鸣兄,怎么又说起这话来了?我们在北京香山彻夜长谈时,不是已经说清楚了这些事情了吗?我还是那句话,你在国统区,冒着生命危险宣传马克思主义,也是难得的呀!你还遗憾什么?我看你是黑旋风李逵。但你可比他李逵还厉害,他只有两板斧,而你鹤鸣兄却有三板斧。你既有李逵之大义、大勇,还比他多一个大智。你从‘五四’时期传播马克思主义算起,到全国解放,可称得上是理论界的‘黑旋风’。胡适、梁启超、张东荪、江亢虎这些‘大人物’,哪个没有挨过你的‘板斧’?鹤鸣兄,不要再自责了,你就是理论界的鲁迅,我一直就是这么个看法!”
 
  李达见毛泽东这样评价他,更感到不好意思,忙说:“当时,要是听你的劝告,不与陈独秀赌气而离开党,说不定我还真的与你去爬雪山、过草地了。”
 
  毛泽东见李达仍不愿原谅自己,忙又开玩笑地说:“鹤鸣兄,你虽然没有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但你那几‘板斧’也叫那些自称是学术权威的人难受了。特别是不久前,你砍胡适的那一板斧,是何等的痛快!”
 
  两位老朋友边谈边开玩笑,一谈就是一个下午。
  李达走后,梅白乘兴问毛泽东:“主席,你能否公开评价一下李达同志,或者把你刚才说的话发表出去?”
 
  毛泽东回答说:“他是理论界的鲁迅,还要我评价什么?历史自有公论!小梅,你也许还不太了解李达同志,我也不可能给你说得太多了,你最好去看看他的那几本书,特别是那本《社会学大纲》,这样,你就可以理解我对他的评价了。”
 
  梅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