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论毛泽东 思想培育了我们整整一代人

2018-12-10 10:03
(一)20世纪是中华民族历史发生伟大转变的世纪。
在这个世纪中,领导中华民族奋起斗争、走向振兴的,有三个领袖人物:
一个是孙中山,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邓小平。
毛泽东对孙中山作了崇高的历史评价。这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对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先行者的评价。
邓小平对毛泽东作了崇高的历史评价。这是中国共产党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对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的评价。
后继者对先行者、后一代对前一代的科学的评价,为我们正确地理解历史,继承前人开创的伟业,并把它推向前进,提供了科学的指南。
(二)孙中山是在中华民族衰落到谷底的19世纪末走上中国的政治舞台的。
面对着“虎视鹰瞵”、“瓜分豆剖”的民族危亡局势,孙中山把他建立的革命团体叫做“兴中会”。从此,“振兴中华”这个口号,在整个20世纪中成为唤起、激励、凝聚中华民族的一个中心口号。
 
孙中山的伟业,一是领导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这是20世纪中国第一个伟大的历史变革;二是实行三大政策的新三民主义,推动了国共合作的反对北洋军阀反动统治的新的革命斗争。由于孙中山逝世后,国民党背叛了三大政策,对共产党和革命人民实行血腥屠杀,在国共十年内战期间,共产党人对国民党反动派拿着当招牌的孙中山没有多少好评。这有当时的历史条件,也反映了那时共产党领导人的“左”的思想和狭隘情绪。是毛泽东,克服了党内的这种思想和情绪,充分地、高度地评价了孙中山的历史地位和孙中山新三民主义这份政治思想遗产的宝贵价值。毛泽东对孙中山的科学评价,写在他的《新民主主义论》中,写在他的中共七大报告中。毛泽东在对中共七大报告作口头解释时说,我在报告里尽量把孙中山的好东西抓出来了。“这是我们应该抓住死也不放的,就是我们死了,还要交给我们的儿子、孙子。”“我们应该有清醒的头脑来举起孙中山这面旗帜。”其所以要这样做,是因为:“我们走的是马克思主义的路,是历史辩证法的路。”
中国共产党对它的对手国民党的缔造者作这样崇高的评价,表现了毛泽东作为无产阶级的、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家的极其宽阔的政治胸怀和极其高明的政治智慧。
毛泽东对孙中山的这种态度,不仅在国共合作时期、在民主革命时期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进入社会主义以后仍然如此。他的《纪念孙中山先生》和作为《毛泽东著作选读》终卷篇的《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就表明了这一点。在1964年12月写的收入终卷篇的一段文章中,毛泽东说:“中国大革命家,我们的先辈孙中山先生,在本世纪初就说过,中国将要出现一个大跃进。他的这种预见,必将在几十年的时间内实现。”这里毛泽东对“大跃进”作了不同于1958年的新解,即把它解释为中华民族在20世纪内从落后赶上先进的振兴和跃进。同时也说明,毛泽东始终是从为振兴中华民族而奋斗的历史接力运动的意义上,把自己、把中国共产党人看作是“孙先生的革命事业的继承者”的。
(三)毛泽东是在辛亥革命十年之后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创立者之一而走上中国的政治舞台的。
他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寻找中国自己的革命道路的创造性努力,长时期内没有为中国共产党的教条主义领导所理解和接受,反而遭到排斥和打击。红军被迫长征,证明了这种领导的破产。1935年在长征途中召开的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正如邓小平说的:“在历史上,遵义会议以前,我们的党没有形成过一个成熟的党中央。”第一代成熟的中央领导集体,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是从遵义会议开始逐步形成的。
由于领导长征胜利到达陕北,由于打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局面,由于坚持抗战团结进步的立场并在抗日战争中使党得到了迅速发展,特别是由于延安整风和《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通过,“毛泽东是中国革命的正确路线的代表”,“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之统一的思想”,变成了全党的共识。在这个基础上,1945年召开了党的七大,毛泽东思想被确认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